文化生活 #45

大人绘本

绘本小岛

撰文 陈杰
图片 陈杰 & 黄思哲

小红帽的历险故事,咱们大都耳熟能详?

而它还有这样一个另类演绎:女孩在森林碰上大灰狼,凶悍的狼发动袭击,结果弄伤自己;女孩以德报怨地替牠疗伤,双方意外成为好友,结伴野餐嬉戏──唯一条件是女孩不许灰郎杀戮森林中任何动物。

狼遵守诺言,可是日渐消瘦孱弱;最后女孩终究明白,与其试图勉强改变,或者容许对方忠于与生俱来的本性,接受人兽殊途,是一种更巨大的爱。
故事的最后画面,两者遥遥相隔一片森林,这么近那么远,心底常存守望。

这是法国家传户晓的儿童绘本MARLAGUETTE,初版面世年份为1952年。

想想那是五十年代的孩子读物,背后传达的思想,较今天大多数主流绘本都来得前卫。

「那简直是给大人看的故事,底蕴说的是爱情观。」独立书店Book B创办人之一黄思哲,本身也是爸爸,常为三岁囡囡挑选各地绘本;看过法国版小红帽的故事后,留下深刻印象,认定这是绘本的精彩示范:「最酷是它没有把小孩当成小孩,直接告诉他们作为一个人需要知道的学问,这其实反映了一个地方怎样去看待儿童。」

他端出另一本惊世奇书CODEX SERAPHINIANUS,意大利建筑师 Luigi Serafini 七十年代末创作的插画。

一本异常魔幻的百科全书,由植物、动物、建筑到日常生活都超越现代文明的想象,显然来自另一平行时空或星体。

数十年来不少学者企图破解当中的「外星」文字,直到2009年作者在牛津大学一场演讲中公开真相:那统统属凭空捏造,刻意带你回到目不识丁的处境,当画作映入眼里,脑袋自会随即幻想──情况一如三岁小孩子阅书,最有趣的往往是图像,而不是文字。

「绘本的最大魅力是多图少字。」黄思哲这么认为:「大人习惯了依赖读字,当抽走文字,图画会令你突然放松,成为某种有力工具,接通原始感受。」

不断强调「大人」,因为在他看来,绘本好应该先由成年人去读,觉得喜欢,这才交给小朋友。

「绘本不该是『弱智』的,首先必须能够吸引大人,然后把书里的世界,用他们的方法去带给孩子。」最重要是双方都在享受阅读:「绘本是给大人与小孩相处的一段时间,暂时把手机搁在一边,那朗读与说故事的过程,才是重点。」 他举例:假如手上是一本全无文字的绘本,父母要怎样去诠释故事?也是一份难得的练习。

所以他不主张挑选那种教科书式,强调阅读后「有用」或有所「得着」的绘本,「香港小朋友已经好辛苦,四方八面也在接收各种教育,每一天也是学习,不用额外再用绘本说教了好吗?」

如果还是要跟教育扯上关系,那么绘本应该是一种身教。 「你平日在做什么,滑手机还是看书,给小朋友看哪些书,他们都在潜移默化地一一吸收。」

作为爸爸与办书店的人,他将会尝试结合这两个身份,开办绘本读书会──只招待成年人,先给他们呷一口酒,松开生活的结,专心致志地阅读一本书,然后参与关于说故事的集体游戏,只要回到小孩的心境,也许就能明白怎样的绘本最是好看。

「香港人大都缺乏安全感,什么也要追求百份百准确理解。」黄思哲总结:「你去听一首歌,它可以只是纯音乐,没有歌词去表达,但总有一份感觉,一种关于美感的想像,而那不是任何文字能够准确交代。」

绘本的美,大概如是。

*文中提到的绘本可在「绘本小岛- 世界绘本店」阅读或购买。

**了解更多「绘本小岛」展览及节目,请参阅: http://www.pmq.org.hk/event/picture-book-adventures/?lang=ch

分享
We use cookies to optimize website functionality and improve browsing experience.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site, you accept to its use of cookies, or click to find out mor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