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生活 #49

「彩色 vs. ⿊黑白白」的影像美學

《中英街1號》

撰文、 圖片:賴憶南

三月下旬,從大阪亞洲電影節看畢《中英街1號》的世界首映後,在回京都的火⾞上,腦袋一直思索著電影裡,視覺概念的修正。那沉鬱的黑白影像,是過於華麗?不夠寫實?是夢回的過去式? 還是輸入中的現在進行式?雖然從拍攝之初到中期剪接,再到後期調色,我都在電影畫面的光影上做設計。然,配上⾳樂,結合特效的完成品,再放在⼤銀幕上,用觀眾的角度欣賞這齣電影,倒是第一次。⼀種既親切又陌⽣的感覺,從心深處暗湧著。

《中英街1號》是我第二部當攝影指導的劇情電影。當初,導演提出如果整部電影都採⽤⿊⽩攝影,你有什麼看法? 會否感到困難? 我沒有顧慮太多,表示困難不⼤。我對⿊白攝影有著獨特的偏愛,技術上也有一定的研究,加上過往在廣告創作上的實驗,讓我在運作上有一定的基礎。 後來翻看劇本,更覺黑白攝影是不二的選擇,它能帶出兩個時代,既實在又虛無的時間與空間,超現實的年代交接,塑造出⼤時代背景下,年輕人的⽣活與情感掙扎。

電影用上兩種,不同對比和色調的黑與白,分別營造1967和2019兩個時空。這裡清楚區分了兩種意識形態和社會氣氛。

1967年以墨黑白強烈的對比作主調,中間不帶灰階,構圖含蓄而準確地將人物壓縮在狹窄的場景,⽤簡潔而具張力的電影語言,突顯了了六十年代沉累不安的情緒。

2019年的虛構時空,在呼應當代的同時,也為寓言作告白。這一部份影⽚基調微轉,構圖相對廣闊,畫面前中後景的處理,往往使中景成了主角。調子成了憂鬱帶藍灰,灰階呈現藍調,質感上增強了粗燥的微粒,使故事的無奈與哀傷,漸次瀰漫起來。

為什麼要用上黑白? 相信普遍觀眾都會提問,世界是彩色的,這是人類的視覺經驗。正如你不會接受一部只能拍攝黑白的數碼相機,或只能顯示黑白的電視屏幕。所以「彩色 VS 黑白」,是永恆的問題。黑白質感有別於現實世界的彩⾊,它增添了一層「形而上」的神秘面紗。從「美學」上達至了「必然寫實」的風格,但在「哲學」裡⼜提供了奇幻的思緒缺口,這些視覺設定,令觀眾能進入故事的時空,投入人物的時間,思考他們的人生。

另外,我曾經在《再見何藩!再見光影時代!》文章談到「攝影師的⼈生是線性的一直向前, 每⼀次按下快門,光影時間就已經消逝,你永遠不能拍攝到過去和將來,只能拍下眼前的「現在」,即使何藩也不能改變攝影與時間的關係。」換個角度看電影這種藝術媒介,剛剛與硬照攝影相反,透過流動影像的記錄,電影可以還原接近或等同真實的時空,甚至可以假設, 虛構未來的時間。下次當你欣賞電影時,不妨用時間的角度去鑑賞,看到的會是另一種境界。

《中英街1號》

大阪亞洲電影節「最優秀作品賞」
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參展作品
預告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-qnewzrJxM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