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访谈 #25

漫游文字的海洋

Sam Winston 如歌的艺术

撰文:RMM

图片:A Child of Books & Twitter

怎样才算是一本书?

 

剑桥字典定义书为:
1)可以出版纸本或电子版的文字材料
2)在封面页后的内容部分,可供阅读或书写的页面  

如果我们让字典绑架书本的定义,那书只会是生硬的死物。但对许多人来说,书本拥有灵魂,亦满有灵感,既是作家又是思想家波赫士说:「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」,小说大师史蒂芬金也说:「书本是独一无二可以随身携带的的魔法」。

A Child of Books也有这「随身携带的魔法」,一页页情感丰富又俏皮的故事令艺术、绘画、与文字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。作者 Sam Winston与绘画师Oliver Jeffers合作创作了A Child of Books这本畅销的图画书,故事不断启发读者创作、发问、探求、和想像。

Sam Winston. Twitter照片

Sam Winston出生于1978年,现居伦敦,身为艺术家的他对文字很有热诚,他通过意思和外形两个方面探索文字,再制作多媒体文字艺术作品。Sam Winston的作品于世界各地展出,包括伦敦的Tate Britain、大英图书馆、美国华盛顿国会图书馆、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及史丹福大学等。

在A Child of Books,Sam将意味深远的艺术化为横跨页面的typographic topographies 书里两位主角跃然纸上,腼腆的小男孩与刚强的小女孩横渡摇篮曲的海洋,奔驰于童谣的田野。 A Child of Books向经典儿童文学致敬,角色漫游文字编织的世界,令读者也不经意便迷失于这诗意的,寻找自我的旅程。  

Sam在百忙中抽空接受访问,与RMM讨论他的作品以及制作儿童读物的过程。  

RMM: 你与故事中哪个角色-男孩和女孩-较有共鸣

Sam: 女孩在很早以前已经在我的脑海里,她不时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写作和思考里。但这不是说我和她较有共鸣,可能反而因为她这样出现,所以令我更像男孩?
 

总而言之,两个角色都在我的潜意识里,他们出现时我总会欢迎他们。

RMM: 你最喜欢哪一个双页(跨页)?

 

Sam: 我喜欢forest of books-把书泡在浴缸里,看著书页包裹「树干」,是很有趣的。

RMM: 你一直知道自己会以文字做创作,还是在创作的过程中爱上文字?

Sam: 我小时候有读写障碍,因此读书非常吃力,从来没有想过将来会爱上文字。虽然如此,但我总是喜欢写作,在某一天这个喜好与我对绘画的爱结合了。最重要的是,我从来没有失去过对创作的热诚,其他事也便水到渠成了。  

RMM: 你是怎样进行艺术创作的?你是以人手创作的吗?

Sam: 自从电脑主导职场运作,我教喜欢尝试人手创作的技巧, 例如拼贴、绘画和雕塑。即使是用电脑创作,我仍然会倾向使用贴近人手创作的方法。在A Child of Books, 每当有字母出现在图像内,我会以人手控制它们的位置与角度(我使用Adobe InDesign软件进行创作), 然后再与Oliver Jeffers的(以笔墨完成的)手绘合并。

RMM: 首先出现在你的脑海中的是文字还是图像?

Sam: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常常会先以纸笔记下意念,然后再以绘画和拼贴探索这个概念。在 A Child of Books,Oliver则负责将影像世界呈现于读者眼前,令故事变得完整。  

RMM: 很多人觉得文字只是沟通的工具,你认为文字有灵魂吗?

Sam: 首先,文字也是图画!我们常常会只顾理解内容,却忽视文字的形态。我们忘记了在「阅读」文字前,我们的大脑已经就文字的颜色、大小、字体、意思进行了千万次的阅读......如果我们忽略了这一层语境,阅读便会少了趣味和意义。  

RMM: 哪一个词语是每个小孩都应该知道的?

Sam: 玩耍。  

(访问内容经编辑整理)

了解更多A Child of Books 以及Sam Winston, 请訪问:

http://www.iamachildofbooks.com/

http://www.samwinst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