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訪談 #25

漫遊文字的海洋

Sam Winston 如歌的藝術

撰文:RMM

圖片:A Child of Books & Twitter

怎樣才算是一本書?

劍橋字典定義書為:
1)可以出版紙本或電子版的文字材料
2)在封面頁後的內容部分,可供閱讀或書寫的頁面

如果我們讓字典綁架書本的定義,那書只會是生硬的死物。但對許多人來說,書本擁有靈魂,亦滿有靈感,既是作家又是思想家波赫士說:「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」,小說大師史蒂芬金也說:「書本是獨一無二可以隨身攜帶的的魔法」。

A Child of Books也有這「隨身攜帶的魔法」,一頁頁情感豐富又俏皮的故事令藝術、繪畫、與文字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了。作者 Sam Winston與繪畫師Oliver Jeffers合作創作了A Child of Books這本暢銷的圖畫書,故事不斷啟發讀者創作、發問、探求、和想像。

Sam Winston. Twitter照片

Sam Winston出生於1978年,現居倫敦,身為藝術家的他對文字很有熱誠,他通過意思和外形兩個方面探索文字,再製作多媒體文字藝術作品。Sam Winston的作品於世界各地展出,包括倫敦的Tate Britain、大英圖書館、美國華盛頓國會圖書館、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及史丹福大學等。

在A Child of Books,Sam將意味深遠的藝術化為橫跨頁面的typographic topographies 書裡兩位主角躍然紙上,靦腆的小男孩與剛強的小女孩橫渡搖籃曲的海洋,奔馳於童謠的田野。A Child of Books向經典兒童文學致敬,角色漫遊文字編織的世界,令讀者也不經意便迷失於這詩意的,尋找自我的旅程。

Sam在百忙中抽空接受訪問,與RMM討論他的作品以及製作兒童讀物的過程。

RMM: 你與故事中哪個角色-男孩和女孩-較有共鳴

Sam: 女孩在很早以前已經在我的腦海裏,她不時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寫作和思考裏。但這不是說我和她較有共鳴,可能反而因為她這樣出現,所以令我更像男孩?

總而言之,兩個角色都在我的潛意識裏,他們出現時我總會歡迎他們。

RMM: 你最喜歡哪一個雙頁(跨頁)?

Sam: 我喜歡forest of books-把書泡在浴缸裏,看著書頁包裹「樹幹」,是很有趣的。

RMM: 你一直知道自己會以文字做創作,還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愛上文字?

Sam: 我小時候有讀寫障礙,因此讀書非常吃力,從來沒有想過將來會愛上文字。雖然如此,但我總是喜歡寫作,在某一天這個喜好與我對繪畫的愛結合了。最重要的是,我從來沒有失去過對創作的熱誠,其他事也便水到渠成了。

RMM: 你是怎樣進行藝術創作的?你是以人手創作的嗎?

Sam: 自從電腦主導職場運作,我教喜歡嘗試人手創作的技巧, 例如拼貼、繪畫和雕塑。即使是用電腦創作,我仍然會傾向使用貼近人手創作的方法。在A Child of Books, 每當有字母出現在圖像內,我會以人手控制它們的位置與角度(我使用Adobe InDesign軟件進行創作), 然後再與Oliver Jeffers的(以筆墨完成的)手繪合併。

RMM: 首先出現在你的腦海中的是文字還是圖像?

Sam: 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常常會先以紙筆記下意念,然後再以繪畫和拼貼探索這個概念。 在 A Child of Books,Oliver則負責將影像世界呈現於讀者眼前,令故事變得完整。

RMM: 很多人覺得文字只是溝通的工具,你認為文字有靈魂嗎?

Sam: 首先,文字也是圖畫!我們常常會只顧理解內容,卻忽視文字的形態。我們忘記了在「閱讀」文字前,我們的大腦已經就文字的顏色、大小、字體、意思進行了千萬次的閱讀......如果我們忽略了這一層語境,閱讀便會少了趣味和意義。

RMM: 哪一個詞語是每個小孩都應該知道的?

Sam: 玩耍。

(訪問內容經編輯整理)

瞭解更多A Child of Books 以及Sam Winston, 請訪問:

http://www.iamachildofbooks.com/

http://www.samwinst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