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视野 #24

生命之花

teamLab

撰文 陈杰
图片 teamLab

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房,有人走进去,静静伫立,光影乍现,花朵遽然在身体发肤上萌芽,一瓣一叶地绽开。

当人们开始走动,花叶像是感应得到,慢慢飘散,凋零,消失明暗间。

不论走到哪里,光影都会紧紧追着看花的人,花开花落,生来死去,上演另一圈轮回。

那是日本多媒体创作团队teamLab的作品,今年夏末在东京展出,透过影像去表达花的一生。经数码科技投影的花草,全属东京原生植物,懂得随着人的动作,衍生出有机变化,如其说是展览,倒不如称为一次打开感官和心灵的体验。

展览名字起得精彩,Transcending Boundaries,生命锁不住,总会找到位置发光,教你好看。

交出惊艳创作的teamLab,现时在亚洲极受注目,2001年由猪子寿之(Toshiyuki Inoko)成立,由约四百名画家、工程师、动画师、数学家和建筑师等组成,将视像、音乐、互动、动画等元素揉合,建构成非比寻常地瑰丽、亦带东方禅学的异想世界。

无独有偶,今年团队几个带起话题的艺术企划,都以「花」为命题,借着脆弱(但又非常强大)的生命,呈现天地自然的周期。

那可以微细至日常一杯茶:"Infinity of Flowers inside Small Things",茶碗静止时,花朵在水面诞生,绽开;茶碗被拿起,花朵悄然枯竭。当茶被喝光,亦是作品正式结束的时候。

也可以放大至山谷中一条河川:"Flowers Bloom in the Gorge of Oboke Koboke",将四国德岛县北部的小步危峡变成画板,光影投射水面,花朵随着溪水滚滚流动,现实与超现实之间,散落一地诡异亮丽。

难免好奇:在teamLab的创作世界中,花,是否形同生命的永恒与无常?

「花绝对是一种美感符号。」团队这样响应:「尤其在日本,我们有樱花也有娑罗,花期短促,标志活着的喜乐,也带死亡的哀伤。」

一群成员曾经在某年春天在国分半岛旅行,山间樱花满开,而山脚是一大片油菜花,此情此境,勾起超越艺术的触动;「那些浩瀚花海,多少是由人栽种,多少自然而生?分隔人为与自然的介线,纤细而微妙。」

撇除慑人的美丽,开花植物于他们眼中,有着另一层意义:「相对于松、柏等裸子植物,开花结果的物种,耗掉大量气力,为生物界其他成员如蜜蜂、雀鸟提供食物与能量,它们存在于世上,同时也在成就别人。」

人类普遍爱花,并不因为需要取之作为食粮,亦没织布建屋等实际用途,更可能是出于与生俱来的美学本能。「这样形容有点夸张?但我们相信,当近代文明快要摧毁自然,只要仍然有花,就能够成为某种提醒,让我们记起人与自然的关系,画下底线,加以保护。」

这大概解释了,为甚么他们选择通过计算机程序,即场进行实时描绘,而不是播放预先制作的影像,更不会利用复制来省却工夫,因为观众(人)也是作品的重要成份,有份在现场参与创作──花朵与来看花的,自然与人,合力写成影像流丽的新诗,缺一方不可。

除了繁花,作品中亦常出现乌鸦、鱼、水墨、书法等日本传统意象,用最摩登先进的技术,重新演绎老旧但不过时的经典。

「人类已经在地球进化许多年,难免忘了以前的人是怎样去欣赏世界。如果能够认真回头细阅,说不定就会看到关于未来的端倪。」团队解释。

如此说来,teamLab既在从事多媒体创作,更似在借用一套电子语言,述说人与自然、社会、历史、艺术的关系。欣赏过后,就是深切反思的时候。

由关于生命的艺术去影响生命,就在剎时光影,一念之间。

走进teamLab每件作品,放目尽是灿烂的一期一会,看得见,却控制不来。

诚如那些昙花一现的许多瞬间,你只能尽力抓住,拥抱它,然后豁然放开双手。